您的位置:

首页>人妻交换>淫夢記_淫妻激情_

淫夢記_淫妻激情_-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  内含不良成份,未成年及身心易受影响者不宜阅读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淫梦记【一】
  艳阳高照的七月初,天气酷热。一个国字脸、身材壮硕的青年,顶着太阳骑车在柏油路上,口中喃喃自语:「什么鸟天气嘛!好好的冷气室不待着,还有少芬陪着闲聊多好,偏偏现在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太阳下骑车,真是犯贱。」
  这青年是杨圣华,今年才从中坜的专校毕业,少芬是他的女朋友,也是房东的小女儿,目前还在醒吾专校唸书。
  等着入伍服役的圣华,并没有在毕业后马上回到家中,一来家中并无兄弟,父母又忙于工作,日子实在难过。况且好友们还在这里,大伙嘻嘻哈哈的可打发时间。二来离入伍的日子愈来愈近,他也想就近陪陪少芬,捨不得离开。
  想起少芬,心中不由得一阵甜意,长长的头髮及肩,面容清丽明亮,身材高挑,是个让人感到眼睛一亮的讨喜女孩。
  尤其在最近,天气炎热,往往一身凉快的穿着和又紧又短的迷你裙,总令圣华慾火翻腾,胀痛难消。若隐若现的丰满胸脯乳沟深陷,雪白无瑕的大腿,从窄短的裙中露出,几次险些令圣华当场出丑。
  记得在两年前,刚考上学校来中坜注册时,无意中在学校附近的小店中看到她,从此难以忘怀,夜夜入梦。
  当他知道房东苏先生是她的父亲时,拼着每月高出别人两仟元和不准在屋内打麻将的代价,硬是把房子租下来。为了这件事,好友还连连责怪他,最后只好以代朋友垫差价来收场。
  幸好老天有眼,近水楼台加上特意的製造气氛及好友的帮助,少芬总算对他另眼看待,尤其最近这一年来,感情进展更是快,虽然两人间尚未有过性关係,但在彼此间情意绵绵之际,拥吻缠绵上下其手,而从少芬身上抚摸到的肌肤弹力十足,鼻子传来的丝丝髮香,再再都让圣华消魂不已,难以自持。
  机车在火热的公路上,慢慢的前进。圣华因为心中有事在想着,倒渐渐平静下来,不再感到那么热了!
  回忆少芬心中自然甜蜜无比,但只要想到这两年来,替好友林丰补足的房租差价已经快五万元了,真是心头滴血愤恨不平,若再加上当初追少芬时,林丰那小子趁火打劫猛敲竹槓,更是让圣华觉得恶梦连连,有苦难言。
  林丰是圣华高工时的学弟,由于圣华曾经重考过,待在补习班一年。在补习班上和当时是三年级的林丰同班,坐在同一排上,因为同校彼此间曾见过照面,自然较为熟识,又谈得满投机的,于是便成了好朋友。
  联考后两人因成积相差不多,于是便同时进这所专校,圣华是机械科而林丰是电子科,就在圣华迷恋少芬时,想租苏先生的房子,而林丰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「厝脚」,与圣华同进退啰!
  唉!每次想到林丰就让圣华感到头痛。
  自从六月中结业以来,就没看见他过,毕业典礼上也见不到他的人,在公告栏上看到他的成绩时,圣华吓了一跳,有一科电脑的专业学分被死当,肯定毕不了业。
  「这怎么可能?」圣华讶异的脱口说出。
  圣华心想,林丰向来学业、运动、交友、人际关係等……科科拿手,名列前矛。一年级时还拿奖学金,是社团代表,就以这次的成绩来说,除了这科以外,其他的科目都在九十分以上,实在没理由呀!
  圣华跑到林丰的班上问他同学,才知道是因为和课堂教授有冲突,期中考后就常旷课,连毕业考时,那科目又缺考,不死当才怪!
  「课堂教授是谁啊?」
  「是李教授。」
  「你是说去年九月才从美国回来的李玉玫教授?」
  「不是她还有谁呢?」
  就在十分钟前,当圣华和少芬在客厅吹冷气闲聊时,这个「失蹤」多日的林丰,总算打电话回来了。
  接过电话的圣华劈头就骂︰「你死那去了?现在才打电话来,全世界都在找你,你知不知道啊!」
  「我去环岛一週啊!」电话那头传来林丰那狡滑又神密的笑声。
  「你好样!害我担心好多天,打电话到你家也说没回去,真把我急死了。」
  「急死了?我看是爽死了才对吧!没有我这个『五百瓦』的在,你和少芬会那么乖?」
  「少鬼扯!你现在在哪里?」
  「找『厝脚』啊!你月底就要去当兵了,不快找人来顶你,我一个人出房租吗?」
  「别哈啦了!你知不知道你被当了?」
  「知道啊!我是故意给她当的,不然我干嘛急着找『同居人』?吃饱没事干啊!」
  「故意的?」
  「别说这些了,照这个地址来载我回狗窝吧!」林丰说了个地址,是离学校不远的社区,圣华记得那个社区在小山坡上,风景很好,学校里有很多老师都住在那里。
  「真给你搞糊涂了,大热天跑到那里干什么?」圣华不耐的说。
  「嘿!嘿……!先说好,来了可别大惊小怪喔!」
  「你等我哟!可别又乱跑,我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。」圣华向少芬说了一下大概内容,便骑车出门。
  圣华在社区内,依着林丰给的地址,在巷内左鉆右找的,好不容易才找到。
  那是一座位于巷底的公寓,由于巷口及两旁的空地上,种着许多树木,所以即使在七月的午后,也能感受到绿荫风和的凉意。
  「这小子倒真能享福!」圣华用带着埋怨的口气说。看看手上的地址,应该是巷底的六楼没错。按下对讲机后,那头传来林丰的声音。
  「谁呀!是圣华吗?」
  「还有谁啊!快开门,我快热昏了!」门打开后,林丰那小子正站在门后,穿着短裤背心贼嘻嘻的笑着。
  「叫我冒着大……啊……!」圣华惊叫着,两眼惊讶的望着林丰背后,张大的嘴巴几乎合不拢。
  原来林丰背后由厨房走出来的人,正是学校里的教授李玉玫,身上穿的正是和林丰一模一样的短裤背心,只是似乎小件了些,紧绷的衣服下,露出令人垂涎的魔鬼身材,修长白嫩的玉腿,令圣华不敢直视。
  李老师向来成熟、艳丽、充满智性的面容,似乎也为这次尴尬的相见而俏脸微红。
  「进来喝杯凉茶吧!别老是站在门口嘛!」李老师的声音听来仍不太自然。看到李老师因双手端着茶盘而使得丰满的乳房更加突出时,圣华感到脑袋一阵的晕眩。
  「坐一下,等你凉快些,我们再回去吧!」林丰在一旁顺着帮腔。
  「打扰了!李老师……」圣华坐在沙发上时,可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因紧张而加快,旁边的林丰则若无其事的坐在主人座上,等李老师摆好茶杯,端起茶盘要进厨房时,林丰忽然拉着李老师的手。
  「小玫,妳也来坐着吧!」说着,便将李老师拉到自己的腿上坐着。
  「不要啦……!」满脸通红的脸上,却有腼腆微笑的表情。
  林丰让老师坐在自己的腿上,双手却由背后搂住她的细腰,一边在老师的耳后轻轻的说:「有什么关係呢?小玫,圣华是我最好的朋友,妳们将来会常见面的,况且我们的事还要拜託他帮忙耶!」
  听到从林丰口中说出「我们的事」四字,李老师更是红透耳根,低头靠在林丰肩上。
  「圣华,她就是我跟你说的『厝脚』,下个月你就要入伍了。而我显然还要在学校再待一年,才能拿到毕业証书。我和小玫商量过了,想一起把苏伯伯的房子租下来,我想,这情况您也了解,小玫这里,环境虽好,但前后左右的邻居,多半是学校的同事,我常在这里出入,必竟是不方便!况且苏伯伯那里,离我们学校较远。平时也只有少芬和苏伯母会来,苏伯伯人在高雄做生意,一年都难得回一次家,我们那里就更别提了。」
  圣华听了林丰的话,喝在嘴里的一口茶,差点就呛了出来。以为林丰在开玩笑,但转眼看见林丰一脸郑重,一旁的李老师也